薛涌:在美國想當官就別想包二奶

來源: 包二奶抓姦徵信社公司  |  更新時間: 2012-05-09 11:26:08  |  人氣:

在美國,錢多了能包二奶,但是別想著當官。看看愛德華茲就知道: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。

最近,隨著桑托勒姆和金里奇的退出,美國共和黨預選實際上已經落幕。民主黨一頭守著不受黨內挑戰的奧巴馬,本應該風平浪靜。可惜,2008年民主黨預選的舊賬在這個時候被翻了出來,把許多人的眼光從羅姆尼對奧巴馬的決戰中暫時引開。

2011年,北卡羅來納大陪審團對2008年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愛德華茲提出起訴,到今年2月,法官鑑於愛德華茲的心髒病狀況,推遲了訴訟日期。如今,訴訟正式開始,公訴人和辯方正在篩選陪審員。訴訟的起因,用我們所熟悉的語言形容,就是“包二奶”。

愛德華茲本是民主黨中的一顆政治新星。他作為北卡羅來納州的參議員,於2004年競選總統,在民主黨預選中獲得第二,最終被獲得本黨提名的克里挑選為副總統候選人,其人氣有蓋過克里之勢。克里失敗後,民主黨內支持愛德華茲的聲音甚強,於是他2008年再度參選。但此時黨內人脈最深、資源最多的希拉里決定競選總統,奧巴馬更是人氣沖天,愛德華茲只得屈居第三,提前退出。

就在2004年克里在大選結束後宣布認輸那天,愛德華茲的妻子伊麗莎白被診斷出患有乳腺癌。本該對妻子倍加關愛的愛德華茲,卻開始和自己手下一位叫Rielle Hunter的女攝像師偷情。2006年秋天,伊麗莎白髮現了這段外遇,嚴令愛德華茲把情人解僱掉,同時敦促他準備2008年的總統選舉。此時已經進入不治階段的伊麗莎白,自知無力約束丈夫,推他出去選總統,大概是覺得媒體至少會把這位負心漢看得嚴嚴實實吧。

此舉使愛德華茲陷入困境。Rielle Hunter並不是省油的燈,不會安安靜靜地自己走開。她需要生活上的支持,還要不時來看愛德華茲。於是,愛德華茲和貼身助手Andrew Young密商對策,最終決定由一位鐵桿支持者、銀行鉅子的後裔Rachel Mellon出資,替愛德華茲把Rielle Hunter包養下來。

但是,愛德華茲和Rielle Hunter很快有了私生子,而且狗仔媒體已經開始風傳婚外戀和私生子的“謠言”。在愛德華茲的要求下,Andrew Young站出來承認這孩子是自己的,並且和Rielle Hunter假扮偷情者躲到加州。可惜,生性奢華霸道的Rielle Hunter並不領情,拿Andrew Young當傭人使喚。

紙包不住火。愛德華茲的婚外戀很快被媒體抓住,Andrew Young或是良心不安,或是受不了屈辱,公開承認自己一直為愛德華茲當替身,並且出書、接受采訪,把事情原原本本都抖落​​了出來。伊麗莎白則在2010年不治身亡。

這一家庭悲劇,從桃色新聞迅速演化成一場政治大案,司法部介入調查,最終對愛德華茲提出起訴,一共有六項指控。如果罪名成立,他將面臨30年的監禁,150萬美元的罰金。

指控的核心是:愛德華茲前後動用了大約一百萬美元包養Rielle Hunter。這筆來自他朋友和支持者的錢,實際上就是政治獻金。美國的競選有嚴格的《政治獻金法》作為約束,每個支持者的捐獻有限額,款項的支出也必須嚴格審核。從字面上看,愛德華茲不過是為了讓家醜不外揚,求援於朋友。這位朋友慷慨解囊,處理的是私事,和政治無關,所經手的款項全走私人賬戶,當然也算不上政治獻金。但是,那大款是他的政治支持者;他的情婦本是自己班子裡的人;經手辦理這一切的又都是自己的貼身助手。特別是當助手“變節”後,成為最為核心的證人,可以指證愛德華茲這一切安排不過是為了繞開法律。這就是公訴人為什麼說“愛德華茲選擇了破壞法律”。

其實,如果不從政的話,像愛德華茲這樣的巨富包二奶並沒有人管。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晚間節目笑星David Letterman。此公是美國晚間搞笑節目兩大笑星之一,娶了少妻還不過癮,頻頻和自己手下的女僱員睡覺。2009年,此事被一位經濟陷入困境的節目製作人發現,即向他敲詐200萬美元,否則將此醜事昭示於天下。David Letterman立即向警方報案,自己在節目中公開坦白認錯;敲詐者被捕,最後蹲了六個月監獄。David Letterman不僅節目照常,甚至因為醜聞吸引了更多的眼球。如今,連第一夫人米歇爾·奧巴馬也來他的節目中當嘉賓。可見美國人早已經不在乎他這些事情了。

在美國,錢多了能包二奶。但是別想著當官。看看愛德華茲就知道: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。 

打印本頁  |  關閉本頁

  • 漆彈場
  • Powered by CmsEas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