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甲當保鑣 高薪沒保障

來源: 包二奶抓姦徵信社公司  |  更新時間: 2012-03-06 11:13:10  |  人氣:

【苗珮瑩╱綜合外電報導】「當保鑣注定了要在背影下生活,其中的壓抑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。」曾經擔任武漢一家娛樂公司老闆私人保鑣的鄭斌無奈地說。中國大陸高度的經濟發展,造就了越來越多有錢老闆,也開創了「私人保鑣」這塊特殊就業市場。只不過,目前在中國尚屬非法的保鑣行業,享有高薪之餘,卻必須承受異於常人的壓力和危險。


邊緣行業

湖北《楚天金報》報導,根據武漢一名私營企業老闆透露,當地不少企業主都聘請有至少二名的私人保鑣。這名老闆說,僅在武漢一地私人保鑣至少有上千人,「不過,這些保鑣的身分都很隱密,大多以司機身分出現在外界面前。」 

賣命執勤壓力大

目前任職一家商務調查公司的小李,曾經擔任一名台商老闆的保鑣。小李說,他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和老闆如影隨形,除了保護老闆安全,有時還得充當聽老闆訴苦的聽眾。小李說:「老闆雖然事業做得很大,但有時連個說心裡話的人都沒有。所以陪老闆閒聊也是一項任務。」
曾經也擔任過私人保鑣的黃維剛,認為保鑣這一行的確是賣命又高壓的行業。黃維剛表示,由於他曾經在部隊擔任偵查兵的職務,退伍之後經朋友介紹,為一名老闆擔任私人保鑣的工作。黃維剛說:「剛上班第一天,老闆就發了一部手機給我,還交代我們手機必須二十四小時開通,號碼也不得向別人透露。」
黃維剛說,他雖然每月領有人民幣四千元的高薪,但是也必須付出隨時為老闆搏命的代價。他表示,有次他和老闆在車子前遭三名來路不明的彪形大漢擋住,聲稱要和老闆「談生意」。黃維剛見情勢不妙,立刻上前與大漢搏鬥。直到警方趕到現場,他才發現自己早已多處受傷掛彩。
黃維剛感嘆,這一行收入雖豐厚,但是二十四小時都處於緊張狀態,有時甚至要「拿命去拼」。鄭斌也有同樣的無奈:「作為保鑣,不但要保護老闆安危,當他們傾吐心聲的聽眾,有時甚至必須為了老闆不惜觸犯法律。」 

游走法律的邊緣

鄭斌說:「儘管如此,我們還是沒有名份。在親朋好友面前,我只稱自己是『司機』;在同行面前,也自稱是『做保安的』。」由於保鑣這行尚未合法,因此不但沒有法律保障權益,老闆更是可以任意將他們炒魷魚,也讓這群「游走法律邊緣的人」更感無奈。 

保鑣業應即立法規範

根據中國工商總局商標局規定,目前法律上允許包括提供私人保鑣、私人偵探、尋人調查等「安全服務」的企業進行業務登記。然而,在商標局進行業務登記後,並不等於可以從事所涵蓋的經營活動。 
目前規範私人保鑣的行為與權益,在中國大陸的法律方面仍然屬於灰色地帶。 
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一名教授認為,現階段有關私人財產保護的法律已經進入修憲程序,保鑣作為一種新興的熱門行業,也應該立法加以規範與保障,以免問題叢生。 

◎苗珮瑩

打印本頁  |  關閉本頁